我对RoboCup的感情

最近在赶2011伊朗赛的代码,但实在没有心情写下去。在这不想干活的真空期,回忆下我的RoboCup经历。

进入实验室

我是大一下学期了解到工大有个创新实验室,当时有人在食堂门口摆摊宣传,感觉就跟一般的社团招新、做活动一样,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因为进入大学一个学期了,什么活动都见多了,所以这些东西根本不放在眼里。也不知那天为什么,鬼使神差的就跑去报了个名,还填了个问卷调查。这里赞一下那个问卷调查,蛮技术的,有一栏问你知道下列哪些操作系统,我华丽的全勾上了。

在我报名后,有人通知我说哪天晚上有个技术讲座,相当于入门介绍。我因为上公选就没去,现在想想我当时的行为,真是可笑。然后有一场笔试,考察C++基础的,我又因为要上高数没去,现在想想,我已经无地自容了。反正一句话总结,我进实验室就不是走正常路线。有一次,一个人发短信调查有谁会装系统,我就回我会,他又继续问会装什么系统,我说安装版,Ghost版,Linux什么都会。然后他叫我哪一天去哪个地方,并且带上电脑。于是乎我就去了,那是一个装系统的交流会吧,南区来的学长们给我们装开发环境,然而我确是给别人装系统,还搞定了几台他们都搞不定的电脑,然后就被各种围观。也就在这时,我第一次认识了李栋,他当时是3D组的组长,之后我们也经常联系,又因为是老乡,关系也比较好。说句不太谦虚的话,我觉得我在技术折腾方面比实验室的所有人都强,即使是研究生,但就实际编程能力而言,我还比过他们。举个例子,我是进了实验室才知道什么是STL,之前还号称自己会C++。当然这也不能全怪我,我初二开始学的C++,那时买的书就没讲STL,估计那时还没这个标准吧。我觉得李栋是因为我技术好才想把我招进来,什么笔试、宣讲、校赛都是形式,主要目的是选拔人才,这是我当组长时才体会到的。

工作

大一的暑假,我留在实验室集训。说是说集训,但我感觉我没做什么,除了把球队代码的流程搞清楚了,别的也没什么研究,倒是对工大周围所有饭店很有了解,因为腐败了快一个月。我觉得我是幸运的,李栋说服了老师,带我去参加省赛。这时第一届安徽省机器人比赛,我也只能是体会下比赛的氛围,了解比赛是个什么过程,别的我什么都参与不了,除了万恶的装系统。这比赛没多久,我又去大连参加全国赛,那次还拿了个亚军,史上最好记录,当然也没我什么功劳,我就是去打酱油的,比赛完后还跟李栋去北京玩了几天。

2010年寒假前,李栋给了我一篇倒立摆的论文,看我能不能用代码实现出来。这个寒假我确实写出来了,不过速度、稳定性都不行,直到现在,我依旧在调这块代码。这也算是我当时对球队的一点贡献吧,虽然没有正式加入校队代码中。之后4月份的伊朗赛,因为我在新校区,没办法帮忙,所以也没做什么。但李栋的保研出了问题,其他队员又要考研,所以李栋想让我继续接管这个项目组。我觉得这样的事太突然了,但还有更突然的,去参加RoboCup世界杯,这是RoboCup的顶级赛事,我竟然可以这么快的从校赛、省赛、国赛、国际赛之间飞跃。前后只有一年的时间,我自己都不敢相信。而那次世界杯,我们拿了世界季军,完成了老大多年的愿望:拿到所有比赛的奖杯。之后就是各种荣誉,各种赞扬。但我心里明白,这不是我的功劳,是上一届队员和李栋的功劳,我只是代表他们参赛而已,我做的只不过是在赛场临时调整代码,让球队跑的更好而已。在世界杯之后,我还做了10年国内赛的TC,开始组织整个比赛的进行。当时周围的人都以为我是研究生,当我说我才大二时,连在场的志愿者都不想说什么了。

进入大二暑假,我迎来了新一批队员,给他们培训,教他们怎么熟悉代码。我自己也想着把倒立摆真正用上,要让球队中能出现我自己的代码,也想让球队能继续发展下去,但现实是残酷的。大二暑假对我来说是个转折点,我在这时决定要出国,所以之后,我的很多时间花在了英语上,同时课程的学习也投入了比原来多的时间,毕竟要保证比较好的GPA,而对于球队,我依旧花时间改善,因为拿国际奖也是出国的一个筹码。我每天去实验室,除了上网,就是在VI中coding,但我已没有原来的激情,而且越想越伤心。

前段时间,实验室一个元老级的人问我是不是要去伊朗,让我给他带点藏红花,然后又聊起了球队。看得出来,他还是放心不下,毕竟是自己一手写出来的球队,就跟自己的亲身孩子样的,即使自己毕业了、工作了,还是会惦记着。所有元老对于球队都是有情感的,这点毋庸置疑。写到这里,我已经对未来产生担忧了,一个团队的发展不可能只靠几个元老,还有后来人的贡献,但如果没有来人的努力,这个团队终将走向灭亡。我当然不想球队在我手上走向没落,换谁都不想,但我不得不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。

先说自己的原因。我必须承认我在球队上花的时间没有前人多,因为我还有出国的梦想。然而,我会找各种借口来安慰自己,比如倒立摆是个全新的模型,谁也没做过,谁也不知道要多长时间能达到什么效果;以前带头的是研究生,他们没有其他负担,有的是时间。我开始怀疑自己的管理能力,我带的这一届队员基本上没有做什么东西,svn上trunk主干的更新日期还停留在暑假,而且还是我提交的。我不知道是我的人格魅力问题还是我对他们太温柔了,这届大三队员没有一个能坚持每天来实验室的,即使你来上网,我都欣慰了。我没有强制要求他们每天来,但苦口婆心的劝说终归是无效。每次只有我发短信通知,他们才回来,给我的感觉,他们来实验室就像做课程设计一样。球队只是课程设计的一个产物,课程设计结束,球队也该走向尽头。没有一个人对球队有感情,即使是研究生,虽然他每天都来。

还有两个星期就要伊朗赛了,但球队实质上没有什么改进,而我自己也没有思路了。跟队员们聊,他们没有想法,因为他们不懂,就没有谁能很熟悉球队代码。我不想毁掉球队,垂死也要挣扎下,我请来了上届队员。毕竟跟上届队员相处的时间长,关系也蛮好,他们都很乐意帮忙,虽然他们自己都很忙。跟他们讨论了下球队的改进,我终于又感受到了大一暑假时那种头脑风暴式的集思广益的氛围。他们很了解球队,也很有经验,很快就确定了方向。等他们走后,我跟这届队员强调了比赛的紧迫性,他们貌似也意识到自己的水平跟上届的差距很大,但让我伤心的时,他们依旧没有每天来实验室,依旧维持原状,就跟什么都没发生一样。

未来

我不能预测未来,但我希望有个好的未来。但愿HfutEngine没有毁在我的手里,不然让我如何向元老们交代,我又如何对得起自己。

HfutEngine,好运。

anyShare分享到:
RoboCup, Thoughts , ,

5 comments


  1. pandachow

    我真的没想到经历是如此的相似, 只不过我是在3D无首的情况下, 从2D转的3D. 恩, 还有我学的是通信…
    God bless AUA

  2. 额, 我也去写一篇, 感觉很有意思, 每个曾经参与robocup的人都有这样一段也许不算美好, 但一定是值得回忆的经历.

  3. N/A

    Personal feeling, in the leadership, your character is a major obstacle.

  4. I want to say – thank you for this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